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大學資訊網站首頁大學資訊

跨界孕育新的教育創業機會

  • 大學資訊
  • 2019-08-11 16:28:03
  • 來源:億歐

【編者按】互聯網人才涌入教育行業,早已不是一件新鮮事。尤其是從移動互聯網嫁接到教育行業時,互聯網人才開始加緊頻率及規模地流入教育行業,這種趨勢越發明顯。才的涌入,給教育行業帶來新的機會??缃缒苷邥窈缥芤粯影哑渌a業的高勢能認知卷入教育行業,教育行業產生無限新的機會和想象??梢灶A見到,5年內,整個教育行業都會被泛領域創新、跨領域創業的混合式打法改造。在互聯網行業完成了第一輪職業歷練的創始人,跟隨上一輪資本風口進入在線教育后,迅速把在線教育的營銷、獲客、社區運營等等方面提升到了互聯網水平。

教育創投下半場,跨界創新。

跨界創始人溢出到教育行業,像虹吸管一樣把其他產業的高勢能認知卷入教育行業??梢灶A見到,5年內,整個教育行業都會被泛領域創新、跨領域創業的混合式打法改造。

跨界的創始人們,此刻正在孕育偉大,It's your turn.

教育創投上半場:who's on first?

判斷行業的興衰有兩個最好的指標:資本的流動,人才的流動。

最早涌入新興市場的資本和人才在整體上獲得了超額回報。比如,90年代的通訊和地產行業,00年前后的金融業,05年前后的游戲行業。

教育行業的資本與人才是如何流動的?

首先,資本流動的方向是從資源配置效率低的領域流向效率高的領域。過去,培訓班生意沒有達到資本流入的門檻。

2006年新東方的上市代表了中國民營教育市場首次獲得資本市場的青睞,2013年創立,4年估值過200億的VIPKID,標志著資本徹底突破教育行業的邊界。

整個行業因為互聯網的改造,轉速提高,教育創投掀起了第一波巨浪。

這意味著,科技和商業模式帶來的效率提升,使一部分教育公司的收益率進入了風險投資的目標領域。

究其本質,一方面是中國經濟發展道路上社會結構的調整創造了巨大的民營教育需求,另一方面是科技進步、尤其是互聯網和移動端的普及,使得本來是勞動密集型的教育產業有了高效、廉價的提供服務的多種可能。

2018 年線上教育領域的人才流動

隨著民營教育市場的迅猛發展,不同階段的 VC、PE、二級市場投資者會進一步涌入這個廣闊的市場,一方面提高教育產業的資本化水平,另一方面通過獎勵創新和鼓勵競爭,提高整個教育產業的科技化水平和運營能力。

藍象資本成立于2015年5月18日,中國第一家專注于教育產業的風投機構,既是幸運的先行者,也是時代的必然。

至此,科技進步與2億日活用戶的中國教育市場的結合,已經充分引發了創業者和投資人的無限遐想,摩拳擦掌:那么,Who's next?

2019年已經來了,我們已經習慣了,一個能講在線千人大課的名師拿幾百萬的年薪;開培訓班能做出幾百億市值的上市公司;在線教育企業正在從曾經紅極一時的互聯網企業挖走最寶貴的人才。

教育創投下半場:who's next?

前面說到,判斷一個行業的興衰有兩個最好的指標:資本的流動,人才的流動。那么,2019年開始的教育創投下半場,人才是如何流動的呢?

作為浸潤在教育創投一線的早期教育科技投資機構,藍象對近期看到的好項目,尤其是業績逆市上行的項目和融資進展神速的項目,進行了梳理和反思。

一方面,其他行業向教育輸送人才。

在科技和商業模式較為成熟的行業—比如互聯網、媒體、通訊、硬件、游戲文娛和房地產—磨礪多年的連續創業者,帶著從高勢能行業積累的經驗和打磨過的商業模式,進入教育業。他們帶來的新物種,正在從根本上改變我們所熟悉的教育生態。

另外,教育行業的內部人才也在流動。

隨著好未來這樣的K12頭部企業的出現,教育業內部也開始出現人才從高勢能的 K12領域向新興領域,比如職業教育、素質教育的流動。

作為早期純教育科技投資人,藍象資本對于從其他高勢能行業涌入教育行業、以及從教育的高勢能賽道進入新賽道的創始人視若珍寶。

跨行創業的跨界勢能模型

我用跨界勢能的模型來描述這件事情:在任何一個曾經在先進產業中做到「偉大」程度的公司里,積累著大量珍貴的認知資源。在這里我們說的是全球 500 強企業的管理經驗、互聯網公司的流量打法、通訊業的技術和渠道能力、媒體公司制作內容的工匠心、游戲公司做爆品的產品感,甚至包括新東方的大班課和好未來的小班課經驗。

這些認知資源在成熟公司里已經沉淀成為底層邏輯,對系統內的高管進一步晉升用處不大。

但是,當優秀高管跳出原有系統、進入模式相對單純的教育行業來創業的時候,他們會像虹吸管一樣把其他產業/公司的累積認知帶入教育行業,為自己在教育領域創業建立競爭優勢的同時,也為常年供給不足的中國教育產業帶來了先進經驗。

跨界創新:what is next?

總結一下我們看到的幾個很有意義的利用跨界勢能優勢創業的類型,以及潛在的短板:

互聯網+教育=在線教育

在線教育可能是教育圈里跨界創業最成熟的例子?;ヂ摼W教育究竟應該屬于互聯網還是屬于教育?這個尚無定論。

目前可以看到的是,那些在互聯網行業完成了第一輪職業歷練的創始人,跟隨上一輪資本風口進入在線教育后,迅速把在線教育的營銷、獲客、社區運營等等方面提升到了互聯網水平。

同時,這也加劇了在線內容之間、網校之間、線上和線下之間的競爭。我們認為競爭長期而言對市場是有益的,對于增加教育內容供給、提升服務水平都是利好。短期,在線教育既要和傳統教育進行性價比的競爭,又要互相之間進行同質化競爭,消耗巨大。

另一方面,互聯網出身的創業者需要注意的是,中國教育市場看上去廣闊,實則溝壑縱橫,處處是地域壁壘和品類壁壘,不太可能用純互聯網的打法迅速統一;迄今為止,科技并沒有改變教育產品的基本形態,互聯網+教育仍屬于簡單加和的形式,尚未發現更高效的科技賦能教育的模式。在這樣的業態下,互聯網+教育還處于行業發展的最初期。

互聯網背景創業者對于教育的理解和尊重,以及迅速學習的能力,是一個在線教育公司是否能夠找到真正的價值點、有效利用互聯網產業經驗和勢能的關鍵。

房地產+教育 = 教育綜合體

和互聯網教育相似的是,房地產+教育的綜合體同樣面臨它究竟是姓「地產」還是姓「教育」的靈魂拷問。畢竟,所有知名房地產集團都早已進行過不同程度的教育服務配置的嘗試。無論是商業地產還是住宅小區,教育服務的入駐已經是提升地產價格的重要因素。

我們的基本觀點是,教育綜合體的教育屬性的重要性大于地產運營的重要性。

相對產品和價格都已經比較標準化的地產行業,教育的成效和成本都更加非標準化。從教學方法、最佳班型、管理方式到家長體驗,都處于探索迭代階段。教育的非標性造成了家長對于教育專家的聲譽、口碑的高度依賴。我們看到的數據是,對于K12等涉及考試成績的課目,不論離家多遠、入學多難,90%的家長也會選擇送孩子去名師班;對于幼教和素質教育早期,地理位置(地產行業的思維重心)才納入考量范圍。

中國教育業的現狀,好的老師重金難求,好的學校管理者屈指可數,這是整個教育綜合體行業的痛點。我們尚未看到好的模式能夠使教育專家的管理能力規?;?。

媒體+教育 = 教育內容付費、輕課

最近看到幾個央視出身、轉行做教育的創業者做出的教育輕課,讓我深深地體會到了「美」。這一代的孩子們能用上當年大牌電視劇制作水平的教育內容,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在產品質量和用戶體驗上,優秀媒體人的工匠心和制作水準都遠遠超過傳統教育人。

值得思考的是,我們在媒體+教育創業者身上看到了和互聯網+教育創業者相反的趨勢:媒體的「產品為王」普遍是從專家視角出發的。而互聯網的「產品為王」是以數據佐證的用戶行為來定義產品的優劣。究竟哪種思路更適合教育產品?

我們認為,K12、考級、考證培訓這些目標明確、衡量系統成熟的教育品類(同時也是藍象常說的「重服務」教育產品),互聯網的產品思維更適用;而對于人文素養、科普、情商教育這些「輕教育」產品而言,媒體的打法更有天然優勢。

無論是哪一類教育產品,如何在日新月異的新媒體平臺上有效的觸達目標用戶?這個領域有值得媒體+教育人深度挖掘的機會。

通訊行業+教育=教育信息化、5G+教育

隨著電信通訊業的成熟并逐漸成為基礎設施,我們見到一批優秀的通訊行業創業者進入教育領域。十年前建設移動互聯網的經驗,使得他們在今天的智慧城市、智慧校園解決方案領域具備無人能及的優勢。

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最初成就的是電信運營商和設備廠商;但是從市場體量而言最終受益者卻是我們當年稱為「增值服務」的,基于互聯網的內容和服務。同樣,智慧校園、5G的機會一開始在于有能力提供底層和中層解決方案的技術公司。未來,我們相信在這個新的生態系統中會演化出更高級、更多樣化的教育產品。

硬件+教育 = 教育智能硬件

藍象最近的文章「教育+智能硬件:教育行業新入口」一文已經充分闡述了我們對于教育硬件的高預期。我們藍象營 7 期公布的智能 MP3 和幼兒智能點讀筆項目,也已經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受到教育資本圈的熱烈追捧。藍象近期會繼續在港澳深大灣區開展路演和拜訪活動,搜索在教育硬件方面有創新產品和創新模式的創業者。

游戲文娛+教育 = 教育游戲化

作為第一代還不會走路就會玩紅白游戲機的投資人,我相信工作和生活的游戲化(Gamification)是大趨勢。(巧了不,黑石的創始人Robert S. Kapito老爺子也這么說。)那么,教育的游戲化和趣味化也是定勢,待確認的只是程度(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我之前文章:國民生活水平提升推動教育消費品類遷移)。在一個生活日漸優裕、成人的生活日趨娛樂化的社會里,無趣的學習是不合理的。

游戲行業有一個誕生至今都沒有解決的痛點:Hit Business(大成大敗)。即使是最好的制作人也無法預測一款游戲大作的生命周期和商業回報。后來出現的網絡游戲試圖緩解這個矛盾:點卡付費、版本小步迭代,社交屬性,都增加了用戶粘性,給游戲制作團隊提供了調整的余地,但是,好游戲的制作成本更加沖出天際,始終沒有找到讓游戲業的商業回報趨于穩定的成功模式。

類比目前藍象體系里游戲出身的教育人:我們相信他們做教育的純正初心;對他們提高教育產品趣味性、使得孩子更有學習動力這方面的能力也心悅誠服。但是,作為一個品類,教育游戲化產品是否能夠解決穩定商業回報的問題?將來會不會出現教育類的網絡游戲,為教育開辟新的場景?我們拭目以待。

Top 一码中特网 官方彩票刮刮乐下载 股票配资推荐丿选 街机捕鱼单机版破解版 澳门娱乐棋牌官网下 广东今晚36选7开奖结果 德甲联赛什么时候开始 30选5开奖号码结果今天 西部数据股票 体彩刮刮乐600一本保底 云南三水翻鸡麻将